火葬场收到一个黑色塑料袋,解开准备焚烧,却脸色大变

火葬场收到一个黑色塑料袋,解开准备焚烧,却脸色大变

  我在阳城长青路火葬场工作过两年,两年时间,不长不短,也经历过一些很诡异的事情。

  对于普通人来说,火葬场那地方好像始终笼罩着一层阴森又神秘的气息,因为工作的关系,不少朋友乐此不彼的找我打听关于火葬场的故事。

  每每遇到朋友打听的时候,我总是笑而不语。

  其实,很多事情,我只是不想说,因为我不想颠覆朋友的世界观。火葬场里,是有很多秘密的,举个例子,看到这篇帖子的人,可以去打听打听,每个城市的火葬场在修建的时候,地下都会埋进去一个鱼缸,鱼缸里有两条活鱼。

  为什么埋一个养着活鱼的鱼缸,这里面可就有门道了!这是后话,暂且不提,不过,如果有很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私下问我。

  我现在要讲的那件事发生在2012年的10月,事情发生之后,阳城这边的报纸上模糊做过笼统的报导,现在翻出当天的报纸,还能看到相关的内容。现在的网络普及程度这么高,这件事原本肯定要迅速传播出去,在网络上掀起一阵不大不小的风波,而且,日报社是要继续做后续追踪报导的,但因为种种原因,这件事被捂住了,就此终止。2012年10月13号那天的阳城日报晨刊,发行之后又立即被收回,只流散出去一小部分。​

  根据我的判断,他们不敢再继续跟进了。

  这件事,对于不知情的人来说,过程显得凌乱复杂,除了当时阳城火葬场的司炉,估计没有多少人知道事情的内幕。

  事实上,这个事情,我用一句话就可以简单概括出来:火葬场的焚尸炉,有时候所烧的,不一定是人。

  事发的当天,我和其他同事都没有感觉任何征兆,下班以后就回家吃饭睡觉,一直到凌晨一点多钟,睡的正香,老李突然给我打电话,让我马上来单位。

  我在火葬场是临时工,具体工作,是司炉的助手。所谓的司炉,其实就是焚尸炉的操作员,从前几年开始,火葬场岗位规范化,司炉要有证才能正式上岗。老李是正式的司炉工,但是年龄太大,左手动过手术,使不上劲,平时一直都是我在协助工作。老李很照顾我,他的意思是让我多干干,将来尽量拿个证,然后可以顶他的班儿,当正式的司炉。

  老李在电话里没有多说,就是叫我赶紧去。我住的地方离长青路不远,穿了衣服就朝火葬场奔。一边赶,心里就一边琢磨,我预感估计是出什么事了,因为正常情况下,火葬场的焚尸炉在晚上是从来都不开炉的。

  我用了十多分钟时间赶到火葬场,进门之后,先看见了一辆阳城市第一人民医院的车,旁边有两辆卸了牌照的帕萨特,几个陌生面孔在车边窃窃私语,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

  当天,火葬场是办公室的刘主任值班,其实,这时候我已经能感觉出来,可能真的有什么事了。那几个陌生人到底是什么身份,我不知道,但是刘主任站在几个人旁边,表情严肃又恭敬。

  我没来得及细看那两辆帕萨特旁边的陌生人,刘主任就催我去给老李帮忙。说实话,当时我的情绪很紧张,因为莫名其妙的,我能感觉到一辆帕萨特里面,好像隐约有一种很强大又无形的气场。

  我的好奇心很强,尽管刘主任催的很紧,而且那几个陌生人的目光里充满警惕和戒备,但是从他们身边经过的时候,我还是暗中看了看那辆帕萨特。

  光线很暗,我已经尽了全力,只能看到车子里,好像静静坐着一个人。我看不清楚那人具体的长相,就看见对方的头发胡子都是白的。

  “方怀,你快一点!”

  我稍一走神,刘主任又在后面催,我收回目光,低着头朝场里面跑。

  场里一共有四个炉,平时一直是1号和3号炉在工作。我换了工作服,老李已经在3号炉边准备就绪。我悄悄问老李,今天到底出什么事了,老李摇头,他也是大半夜被打电话催来的。

  我们两个等了大概有二十分钟时间,刘主任带着两个人到司炉间,一个三十来岁的中年男人,脸和一块木头一样,硬邦邦的,用一种审视的眼光看看我和老李。

  这种感觉,我很不习惯,觉得就好像自己进了局子,被人当嫌疑犯一样盯着。

  “今天,我们来这儿处理一些事。”中年男人极其严肃,郑重其事对我和老李说:“我们有我们的纪律,你们火葬场有你们的规章制度,你们按制度操作,但今天的事,要保密,对任何人都不能提起。”

  “一个字都不许提。”刘主任在旁边插嘴补充了一句。

  老李是老实人,什么情况都不清楚,但对方一说,他就被吓住了,赶紧点头。

  接着,这个中年男人从身后同伴手里,提过一个系的严严实实的黑塑料袋,放到焚尸炉前面的操作台上,一个字一个字对我和老李说:“把这个烧了,烧彻底。”

  看到眼前的情景,我没说话,但心里顿时就明白了一点儿。今天发生的一切,估计和这个黑色的塑料袋有关,一帮人兴师动众,就是为了把塑料袋里的东西送到火葬场给烧掉。

  讲到这儿,有必要再啰嗦两句。过去刚开始实行火葬制度的时候,很多人都不情愿,中国人讲究土葬,认为人死之后,入土为安,如果尸体被烧成灰,很不吉利。这种说法其实包含着更深的含义,火葬场是烧尸的地方,每年三百六十五天,不知道得焚烧多少尸体,所以,每个火葬场地下,都埋着带有“镇”作用的东西。

  换句通俗的话来说,有的东西在火葬场里烧掉,同时就被“镇”住了,作不了祟。这种说法,老李跟我讲过,很早以前的化人场,后来的火葬场,地下都埋着“镇”器,所以,负责司炉的人一年烧那么多人,从来都不会被什么东西给缠上。

  正因为这样,我对那个黑塑料袋里的东西,产生了一丝好奇,还有一点点形容不出来的畏惧。

  我感觉到,黑塑料袋里,可能装着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刘主任跟两个人说,焚尸间的气味不大好,可以先到外面去等。那个中年男人摇了摇头,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黑塑料袋,还有面前的焚尸炉,看样子,他非要亲眼看到黑塑料袋里的东西被塞进焚尸炉才会放心。

  我看了看老李,他的脸有点发白,手也一直在轻轻发抖。干这个干的时间长了,人就会麻木,对某些正常人看起来很可怕的东西免疫,但麻木的同时,会有一种独特的职业敏感,我估计,老李也有所察觉,觉得这个黑塑料袋子里,装着我们都难以猜测和预料的东西。

  老李抖着手,把塑料袋解开,袋子系的很紧,刚刚打开一丝缝隙,一股足以让人战栗和发抖的血腥味,就从里面飘了出来。

  袋子里面,是一条医院病房里用的那种白床单,床单上全是血迹,床单密密的裹了几层,凭肉眼观察,就能看出来,里面肯定包着一团东西。

  “抓紧时间吧。”在旁边一直紧密注视我们的中年男人看看手表,催促道:“还有别的事要做。”

  白床单里的东西还没有露出来,可是老李已经被自己的职业敏感给震慑了,我心说老李这职业素养也忒差劲,干了一辈子司炉,胆子还是这么小。看他手抖的有点厉害,我就过去帮忙,把白床单从袋子里提出来,然后揪着床单的一角,一层一层把床单里包着的东西抖开。

  床单里的东西,完完全全呈现在眼前,看见这东西的时候,我一点都不比老李强,视觉神经就好像受到了强烈的物理伤害,一种强大的冲击通过眼睛猛烈的刺激着大脑。

  卧槽!卧槽!卧槽!

  这是什么东西!?这是什么东西!?这是什么东西!?

本文来自小说《尸兄的秘密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阅读下一篇
黑岩小说-今日头条
自媒咖订阅号

自媒体运营攻略
行业经验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