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们是谁?在因“中国台湾金马”六个字刷屏前 他又是谁?

涂们是谁?昨夜之后,他被网友冠以“刚”“硬气”“了不起”种种赞誉,可谓一夜刷屏。

众所周知,老爷子刷屏的起因就是六个字“中国台湾金马”。

在以上届影帝身份和上届影后获得者惠英红共同为本届最佳女主角颁发奖项荣誉时,满头白发的涂们站在台上,微笑着说:

“你好,大家晚上好,特别荣幸再次来到中国台湾金马做颁奖嘉宾。这次见到很多熟悉面孔,接触很多新面孔,认识很多新朋友,我感到两岸一家亲。”

对于那场引起了很多人愤怒的风波,涂们用一种成年人的方式进行了回击。

仅仅“中国台湾金马”六个字足以说明底线。

人民日报官微也为他点赞:

经过一夜发酵,“中国一点都不能少”在网上成为顶级流量话题。

涂们老爷子火了,以最硬气的一种方式火了。

那么,昨夜之前,提到“涂们”这个名字,又有多少电影圈外的人知道他是谁?

▲在第21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上,涂们受邀担任“亚洲新人奖”的颁奖嘉宾

先说一个角色,这可能是涂们在演艺生涯里观众最多的作品之一:是在李亚鹏与许晴版的《笑傲江湖》里饰演左冷禅。

事实上,生长于内蒙古草原的涂们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来上海求学,就读于上海戏剧学院。

1985年,他还在上大三,即首次“触电”,在《成吉思汗》中扮演一个将军,由此走上演艺之路。

涂们说,那时候的电影生产量,全国也不过就是20部左右,能在一部电影里担任重要角色已经很光荣:

“那会儿你也没得挑,那时候还得单位同意,人家摄制组还得来一个制片方面的人,拿着介绍信来你单位,那种年代咱们也过过。”

1996年,涂们在电影《悲情布鲁克》中饰演痞气十足的草原汉子巴赖,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该片荣获第十六届“金鸡奖”集体表演奖和东南亚国际电影节最佳男配角提名。

涂们为业界熟知,应该追溯到1998年,他在《一代天骄成吉思汗》中饰演成吉思汗,细腻而有层次地表现了草原王者人格的转变,也令该片载誉无数。

他说,演一个历史人物需要做的案头工作有很多,演员需要去了解那个时代和那个民族。根据自己多年来饰演王公贵族的经验来看,涂们觉得首先还得是“做人”,从心里认可角色是一个普通人,只是他的经历异于常人而已。

再之后,他不断接演草原上的王公贵族,比如成吉思汗、颉利可汗。

发现自己被困住了。

“接连不断地演类似角色,这个王那个王,这个可汗那个可汗,那个戏路太窄了。”

而且,“关于历史人物,剧作都不敢深入去写,所以要想从内心深处塑造人物,还是有一定的差距的。”

鄂温克族的他能骑善射,也演了不少打戏,但实际上他“不爱看”。

涂们说:“电影把你固定,大众随之,认为涂们可能就是这一类演员。”

新导演的崛起,也给演员带来了更多可能。

涂们接到的第一个转型机会,是蒙古族青年女导演德格娜的《告别》。这部现代剧情片充满了对已逝人和事的深深怀恋,他也凭借此片获得了第九届FIRST青年电影展最佳演员奖提名。

据透露,涂们所饰演的这位情绪复杂的癌症晚期老人,其角色原型就是该片导演德格娜的父亲、蒙古族导演塞夫。他与塞夫是好友,他觉得演绎身边熟悉且去世的人物反而不易。

“类似这样的剧本,别人也不见得看好,我听说过某某看过觉得不好,德格娜是电影世家,背后出主意的人很多,但德格娜坚持用我。”

▲《告别》剧照

《告别》在2015年的东京电影节、西宁FIRST青年电影展都拿到了奖,这也让涂们被更多的青年导演看到。

导演周子阳也是在看了这部片之后,去到呼伦贝尔邀请他出演《老兽》的。

2017年,57岁的涂们在电影《老兽》中饰演了一位风光不再但还作困兽之斗的老人,获得了第54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男主角奖。令人捧腹的是,在颁奖典礼进行至一半时涂们就被抓包在台下睡着了,而一觉醒来他便得了影帝。

对此涂们自己也忍俊不禁,他说金马奖很盛大,走红毯和入座都要等很长的时间,自己确实在那时候打了个盹,事后觉得非常抱歉。

在《老兽》中,涂们以精湛的演技入木三分地刻画了一个内蒙古“老炮儿”,他是改革开放多年后出现的乍富阶层的产物,有了物质以后忽略了自我的精神构建。他被时代抛弃,无法和任何人和解,也伤害了身边最亲近的人。他因挪用妻子的手术费遭子女绑架,一怒之下将子女告上法庭。然而在反映人间百态的同时,涂们也挖出了“老兽”内心的倔强和坚守。他理解老兽对待家人的态度正如许多中国人表达情感的方式,对待他自己的子女是一种态度,对于隔代又是另外一个样。

▲《老兽》剧照

涂们说——演员的必修课就是观察生活、观察人物,每当看到一些特征显著的人就会感兴趣、好奇,然后把他储存在自己的记忆仓库里,需要的时候可以把这些库存调出来用,“老杨”这个人物就是很多形象凑成的。

之所以迟迟没有进入大众视野,恐怕与涂们本人的事业观不无关系——他是一个始终与影视圈保持审慎梳理关系的演员。

虽是上戏表演系毕业,正经的科班出身,但不拍戏不宣传的时间里他都生活在家乡呼伦贝尔,仿佛与影视圈没什么关系。

曾经,涂们和时下的很多年轻人一样从家乡出走,放弃上了一半的内蒙学校考入上海戏剧学院。旁人以为这是出于对表演的热爱,可是他说:“那时对上海有些碎片式的记忆,比如它是冒险家的乐园,十里洋场等等,就很想去看看,这比上学本身还有吸引力。刚好上戏有个招生消息,我的年龄也还够,就去了。”

涂们说那个时候正风行上大学,“在上海读四年书,我总觉得是个好事。”

但真的开始了上海的求学之旅,他却直言彼时的自己并不喜欢表演,尤其早期那种无实物的、对着空气的各种表演让他觉得很痛苦。

在慢慢的积累,特别是后来进入角色、开始尝试塑造角色以后,当人物渐渐真实起来,涂们才终于对表演有兴趣了,这种真实的状态是他此后演艺道路上一直的追求,“我们现在的表演和十年前不一样了,更需要你逼真的表演,更加贴近生活,也更加让人看不出来表演的痕迹来。”

然而,在外面发展越来越好的时候,涂们又开始和影视圈保持距离了,“已经很多年了,不工作的时候我生活在呼伦贝尔,既不在呼和浩特,也不在北京,生活中接触的圈子不再是影视圈,不再是和演员、导演交往。”他说自己倒不是因为不喜欢这个圈子,但社会是多元的,“有的人生活在国外,有的人生活在海边,那么我的选择就是故乡。”

至于对作品的期待,涂们还是那句话,“口碑!大家爱看,觉得这样的现象似曾相识,觉得人物可信,那就成功了。”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自媒咖订阅号

自媒体运营攻略
行业经验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