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女船长的生活:一年350天在船上曾寂寞到哭,最想回岸上买房

早晨7点,熟睡中的江娟被丈夫推醒:轮到她掌舵了。江面上的白雾徐徐散开,江娟与丈夫驾驶的这艘960匹马力的内河货船,此刻正满载着钢筋,马不停蹄地航行在长江上。在快手上,江娟给自己起的名字是“90后女船长娟儿”,虽然是一名90后,但她已经在长江上跑了8年。水上的生活是常人无法想象的,江娟坦言,她一年中上岸的时间不超过15天。岸上没有房子,这条满载排水量1800吨的货船,就是她和丈夫的家。

说起“水上人家”,许多人第一印象或许是江南水乡里的乌篷船。然而在现实中,江娟与丈夫所住的这条千吨“水上之家”却有着完全不一样的形象。船尾80平米的生活舱内,划分着2间卧室、客厅、餐厅、厨房还有卫生间。不仅装修的非常漂亮,电视、冰箱、空调、洗衣机等家电也一应俱全,说是一套移动的80平米“江景房”一点也不夸张。(图为生活舱内宽敞的客厅)

但在刚上船的那几年里,日子过的可没有像今天这么轻松。2015年以前,江娟和丈夫开的还是公婆留下来的700吨旧船,船上没有冰箱,经常吃断粮,断煤气。有些码头上不好买菜,只能买些黄豆,花生米,豆皮,腐竹之类的干粮。“不怕你笑话,吃的肉有时候都生蛆了。没办法,那会儿条件不好。”但最难忍受的还是寂寞,江娟那时每月手机只有60兆流量,根本不舍得用。几年跑下来,原来岸上的朋友们几乎都断了联系。

江娟的父母都是连云港当地的农民,而曾经是一名美术生的江娟,更是没想到过自己会有一天成为一名女船长。与江娟不同,江娟丈夫家里则是几代人都以跑船为生。2011年,两人结婚后,江娟在丈夫那里学会了开船技术,跟随着公公婆婆一家,开始了漂泊的水上生活。2013年夫妻俩正式搭伙跑船,经过几年勤劳拼搏后,两人卖掉了公婆留下来的旧船,用积蓄和银行贷款买下了今天这艘1800吨的货船。

货船不仅是两人的温馨小家,也是一家人的生计来源。一年中的大部分时间里,江娟家的货船都满载着钢筋、石灰石、陶土等货物奔波在航线上。从连云港出发,沿通榆河向南至泰州后进入长江,就可以抵达南昌、武汉、长沙等地。虽然跑一趟货能挣10万左右的运费,但仅柴油这一项就要花去5万多,再除去贷款3万,过闸费、机器维修、日常开销1万多,真正能落到手里的钱也不多。“我们这行有句话:船上赚钱船上花。”江娟笑着说道。

跑船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1800吨货船按照规定需要3个人驾驶,有时是公公跟在船上,有时是婆婆。老人们年龄大了,放锚、补漆、刷甲板、修机器这些活都是由江娟和丈夫来做。

而寂寞,则是水上生活的另一个永恒主题。刚上船那几年,江娟总是偷偷落泪、想家,但她始终放不下与丈夫的感情,幸而丈夫也懂得她的付出,对她照顾有加。两人相识至今10年的时间里几乎没有过争吵。现在,江娟早已适应了女船长的生活,她经常会在短视频平台上录一些自己的生活片段,还在船上养了多肉植物和一条小狗。岸上的生活对于她而言,已经是另一个世界了。

“跑一趟长沙来回要花40多天,一年跑8、9个航次就该过年了,我都4年没在老家过年了”江娟说到。船上的生活节奏快,每次回到岸上她都会觉得不知所措,还是觉得船上的生活更清净。岸上唯一让江娟牵挂的,就是儿子,6岁的儿子现在奶奶家上学。停靠连云港时赶上孩子放学就能见一面,运气好能2个月见一次,运气不好3、4个月才能见一次。“船上有一句话,上伺候不了老,下照顾不了小。我们这些做父母的,欠孩子太多。”

虽然一年只有十多天在岸上的日子,可谈起未来的打算,江娟还是想攒钱在连云港买套房子。“为了孩子,肯定要买房的。船上父母没有一家愿意孩子将来跟自己一样跑船的。”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自媒咖订阅号

自媒体运营攻略
行业经验交流